全泓燕 全泓燕死刑 张君情妇全泓燕上刑场照

说起这个全泓燕大家可能比较有兴趣,因为这个人与众不同。

犯非法运输抢支弹药罪、包庇罪

全泓燕是张君情妇
除了陈乐,张君还有4个重庆女人,她们在2000年张君被捕时年龄分别为28岁、38岁、38岁、48岁,她们或是主动参与,或是协同作案,最后都走上了不归路。张君深谙她们的心理,对这些女人有着清晰的“定位”。警方指出,张君之所以能在重庆作案达五起之多,又能经常潜伏在重庆,都是因为这4个女人在帮忙。

湖南常德“9·1”持抢抢劫银行运钞车的特大杀人案发生后,重庆市警方随即密切关注着案件的侦破工作,针对该团伙曾多次在重庆作案的情况,警方加强了对在逃犯张君等人的侦查缉捕工作。

2000年9月13日,公安部秘密将情况紧急电传重庆市专案组。侦查张君在重庆关系人的活动在悄悄进行,一个小名叫“娟子”的女人进入警方的侦查范围。很快,警方查明:“娟子”就是涪陵区福利院28岁的护理员杨明燕,杨与张君关系密切。

为避免打草惊蛇,专案组刑警对杨进行24小时严密监视。

湖南常德“9·1”持抢抢劫银行运钞车的特大杀人案发生后,重庆市警方随即密切关注着案件的侦破工作,针对该团伙曾多次在重庆作案的情况,警方加强了对在逃犯张君等人的侦查缉捕工作。

2000年9月13日,公安部秘密将情况紧急电传重庆市专案组。侦查张君在重庆关系人的活动在悄悄进行,一个小名叫“娟子”的女人进入警方的侦查范围。很快,警方查明:“娟子”就是涪陵区福利院28岁的护理员杨明燕,杨与张君关系密切。

为避免打草惊蛇,专案组刑警对杨进行24小时严密监视。

  张君执行死刑有关图片

  山西杀人魔王张君抢毙现场

18日中午,杨明燕憋不住气了,露出逃跑迹象。当她急匆匆走出家门准备外逃时,专案指挥部指示侦查员:立即秘密拘捕。

作为张君姘妇的杨明燕当然百般狡赖,拒不承认与张君有往来,甚至矢口否认认识恶魔张君!立即突审,一刻也不停留。侦查员决定让证据说话,在大量秘密侦查掌握到的杨与张君关系密切的证据面前,杨明燕精华神崩溃。

据杨交代:湖南常德“9·1”抢案后的9月5日,张君钻出湖南近万军警的围捕,从常德潜逃到涪陵,以6万元的价格贱卖了他的一辆蓝色桑塔纳轿车后不知去向。专案指挥部断定:魔头张君仍然潜藏在重庆!

此时,有关匪首张君潜逃至广州并再次杀人的传言在国内所有大小媒体上刊登。难道张君真的逃出了他欠下累累血债的重庆?指挥部不为传言所动,坚持自己的侦查方案。

果然不出警方所料。19日晚8时,侦查员侦查到:一名湖南籍男子与重庆市一个叫全泓燕的女子关系密切,且打电话叫全泓燕将一包东西送到“上次下雨的地方”。

恶魔要露头了!已经连续几夜没有合过眼的侦查员顿时兴奋不已。经过认真排查分析,专案组推断:“下雨的地方”极有可能是渝中区的南纪门和观音岩两个地方。随即,两队人马火速秘密分赴两地设伏。

当晚9时50分,刚刚露面的张君被刑警拿下。

“自己的妹妹都要出卖,连狗都不如!”说着,张君第一次在法庭上流下了泪水。

在调查到“武汉广场”抢劫案时,张君、杨明燕与公诉人有如下一段对话。

公诉人:杨明燕知道你要去抢劫吗?

张君:不知道。

公诉人:手套、假发……是谁去扔的?

张君:我自己。

秦直碧的律师问杨明燕:回家后,你是否看到了那些黄金?

杨明燕低着头:看见了一包。

审判长:张君有无其它证据向法庭出示?

张君有点激动:有,拿一包真黄金和一包假黄金,让杨明燕认。但是我要说明的是,大部分人仅凭看是不能认出真假的。因为我也是个做假黄金生意的,她看到的是我的假黄金。她只是一个百姓,不具有识别能力。何况她又根本不知情。我们是夫妻,她没理由怀疑老公,所以这不能算是包庇,请法官考虑。

秦直碧的律师:杨明燕你到底看没看到金子?

杨明燕抬起头:看到了一包不知道是不是黄金的东西。

张君立即表现出得意的神色,脸转向了法庭右门口。

记者发现,今天在法庭上,张君曾多次帮杨明燕说话。同时,张君还时不时地偷偷瞟一眼站在旁边的她。而杨明燕眼睛要么看着正前方,要么低着头。

有的“对咬”有的“开脱”

曾经把张君当成依靠的情妇全泓燕,昨天在庭审时与张君再次反目成仇,在公堂上“对咬”。

公诉人指控她于2000年7月21日参与了常德太子庙杀害彭成辉一案。对此,全泓燕一直强调她开枪是受张君胁迫的,但张君一口认定是她心甘情愿跟着他杀人的。张君说,在此之前曾多次问过全泓燕杀人怕不怕,她都回答说不怕。

审判长让全泓燕退庭候审时,全泓燕瞪了张君一眼后,气冲冲地被押了出去。

“秦直碧是团伙成员,我要做事不找她找谁?”这句话是法庭上审理“6·19”一案时,法官质问张君为什么找秦直碧接应时,张君回答的。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秦直碧气得直摇头。

张君:秦直碧一直对“做生意”很积极,我所说的“做生意”不是抢劫就是杀人,只要给钱她从没提出过异议,我不担心她会出卖我。她是女人,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是大“生意”,如果我自己出面的话,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只有她比较稳当。说完,张君斜视了秦直碧一眼。秦直碧始终低着头。

在审到关于常德农业银行抢劫杀人案时,公诉人问张君:你们这次作案前,是怎样分工的?

张君:我在车上等候,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具体动手。

公诉人:你们这次打死了多少人?

张君:不清楚,当时谁阻拦,就向谁开枪(注:此次他们共打死7人,打伤5人)。

公诉人:为何要实施这次作案?

张君:因为头两天(即2000年8月30日)我们抢了一辆出租车,杀死了司机,但车没法动,手头又急需钱用。

公诉人:作案后躲藏到哪里?

张君:陈乐家。虽然陈乐今天没在这里,但这次作案,我们谋划、躲藏都是在她家,但她一点情况也不知道。

公诉人:这里的被告人没有陈乐。不过仍请书记员把张君的陈述记录在案。

“我知道我是死罪”

昨天,凡是案子中谈到其他同伙时,张君没有丝毫的“友情”。张君团伙案中的二号要犯陈世清曾因行事不合张君的要求,被其剁掉了一只脚趾。调查到此事时,张君一脸漠然,眼皮也不抬地说:“陈世清太笨了,如果不是他对我死心塌地,我早就把他杀了。”

下午法庭辩论时,首先是张君为自己辩护,他说:“公诉人说的那些事,我是有的。我知道我是死罪,但我还是请求审判长判我死刑!”听到此,一些旁听者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我对不起那些被我杀死时手中无枪的无辜者。对儿子,我要对你说,要好好读书,长大后多学知识。对女儿,我想说的是感谢把你带大的外公外婆,你长大后一定要感谢两位老人。”

 

(作者 周其俊 选稿 黄杨)

 

更多
  • 该日志由 于2017年12月06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 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本文链接: 全泓燕 全泓燕死刑 张君情妇全泓燕上刑场照 | 帮助信息-动天数据
  • 文章标签: ,
  • 版权所有: 帮助信息-动天数据-转载请标明出处
  • 【上一篇】 【下一篇】

    0 Comments.